Solomeo,心灵的实质力量。

面向世界各地记者的友好演讲

September 4, 2018

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的尊敬的各位记者,尊敬的各家机构,感谢你们。我必须要说的是,对于你们为我们公司和我个人所做的一切,我充满感激。你们知道,我的人生梦想一直是为人的道德尊严和经济尊严而努力。在我的想象中,公司无疑要获利,但是,利润是在道德和尊严的前提下实现的,一部分利润流向公司,从而使公司更加稳固,一部分利润流向员工,一部分利润用于人文发展,因为维护和提升人文发展是我们的责任。

在最初的那些岁月里,我人生中有大约15年是居住在乡村的。我对此有着难忘的回忆。我们家里没有灯,我们与牲畜一起耕种土地,所以,我闻到大地的芬芳,看到大地的面貌,在某种程度上,大地是万物的母亲。我从未见过父母争吵,我关于祖父的记忆十分美好,他总是面带微笑,抬头仰望天空,经常祈祷上天赐予我们恰到好处的水、风和冰。这种“恰到好处”的理念十分迷人。从那时起,我开始想象如何以正确的方式在利润和馈赠之间开展人生。

在我15岁左右,我们决定去城市生活,因为父亲以及我们每个人的梦想都是在工厂里工作。这段经历十分坎坷,我的父亲很健壮,从不抱怨他的工作,无论是工作的艰辛,还是微薄的薪水,但是他经常悲伤地谈到他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他晚上回到家时,常常自问他对上帝做了什么而遭受如此羞辱。在一个15岁、16岁的男孩心中,这一画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时起,我对自己说:“我不知道我将来会做什么,但是,我的梦想是为人的道德尊严和经济尊严而努力。”我在乡村酒吧中度过了这十年,那里总是有人会倾听你的痛苦。人们在酒吧里谈论女人、政治、经济和神学。我想到了这种典型的表达方式,被我视为的导师的赫拉克利特曾说过,“对峙”是人文之父和人文之师。

在酒吧的精彩讨论中,我们还探讨哲学,我认识了康德的文化,对于当时才17岁的我来说,这太艰深了,你们不难想象,即使在今天,也是如此;但是他的一些想法征服了我,他曾说过:“两件事让我着迷: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他还说过这样一句伟大的名言:“在行动时要考虑自己和他人的人文属性,这并不是简单的手段,而是崇高的目标。”

然后,我决定“从事羊绒的工作”,因为我想生产出可以留存的东西,在尊重人文、宽容、尊严和劳动者的基础上,创造出拥有意大利最高品质和最高工艺的产品。亲爱的朋友们,在受到我兄弟和父亲生活状态的启发之后,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在更好的条件下工作。我们每个人有时去工作时会怀有那种与生俱来的心灵之痛,如果能够在稍微好一点的地方工作,这会在某种程度上改变这一点;伟大的让·雅克·卢梭曾说过,在天地万物和谐共处的地方,人类才是富有创造力的。

之后,我们决定搬到我妻子的小镇Solomeo;我出生在与之相邻的另一个小镇上,所以,可以说我受到乡村文化的影响。我们决定对小镇进行修缮,为什么?因为场所精神和众多大师的话语让我想要成为守护者。我从伟大的哈德良皇帝那里汲取了这一伟大的理念:“我觉得自己对世界的美好负有责任。”

我们将这项宏伟的工作称为“美好项目”,与其说是建造者,我们更像是修缮者,在将近35年的时间里,我们修复了这个被我们称为“精神家园”的小镇。 在修复和建设过程中,我们遵循大师的名言,倾听“场所精神”。

我们希望这些项目拥有3年、300年、1000年的愿景。在此背景下,我们建造了一个作为艺术殿堂的“剧院”,一个向“万物之母”致敬的“酒庄”以及“人之尊严”的纪念碑。 我一直十分着迷希腊文化、城邦文化,其理念包括:“如果你家的门是干净的,那么你的城市将是干净的。”“我们有责任留下一个比我们接管时更美丽的城市。”老实说,我觉得自己既按照意大利的风格生活,也遵循希腊的范式。

我认为,我们或许经历了一个文明危机时期,在这个时期内,人类的伟大价值观似乎处于休眠状态。赫拉克利特曾说过:“当一切安息时,世界会自我再生。”我相信,我们正在经历着复兴、灵性、文明、人文、宗教、道德的伟大时刻,我们需要这些,因为我们需要重新信奉理想,也许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到我们不能仅用科学来统治人文精神,也许我们需要将思想与心灵统一在一起;我们必须从伏尔泰、卢梭、阿波罗、狄俄尼索斯都十分珍视的概念那里开始启程。

我想告诉年轻人两件非常重要的事。第一件事:我们的祖辈将“恐惧”的观念传达给你们。我们向你们传达了这样一个观念:如果你不学习,你就去工作,我们将工作与惩罚的概念联系在一起;因此工作本身失去其高尚的价值,我们让工作不堪重负,使其丧失道德尊严和经济尊严。伟大的洛伦佐在15岁的时候就与米开朗基罗同席而坐,接近伟大的哲学家,也在艺术和手工艺上赋予工作以道德尊严和经济尊严。我心中始终怀揣的理念就是:“利润与馈赠之间的良好平衡”。

全新的人文精神众所周知,我们需要以一种特定方式来行事。我大胆地以某种方式来定义此讯息和行为方式,作为当代人文资本主义的一种形式,一方面需要尊重人,另一方面需要尊重天地万物。我一直认为文化是文明的种子,坦白说,我唯一的需要就是书籍。哈德良皇帝曾说过:“书向我展示了生活方式,在我长大之后,生活让我了解了书的内容。”

我感觉我们正在经历着人类最大规模的迁移,我们必须相信积极的融合,而且我也希望在日常工作中避免使用“全球化”一词,而是使用“人文普世主义”。这是我们需要再次探讨的议题。我认为,或许我们工作太多,我们与工作过于密不可分,这种联系在某种程度上会产生一种甚至更严重的心灵之痛,我称之为“信息噪音”。圣本笃曾说过:“每天通过学习来呵护思想,通过祈祷和工作来呵护心灵。”;为此,我相信我们必须在工作与生活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

我不知道各位是否同意,互联网改变了人类,但是,在拥有这份美妙的馈赠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做?应当采用某种方式来驾驭它,因为它已经加剧了我们的心灵之痛。因此,我想与诸位一起,恳请这些被我称为当代“青年达芬奇”的伟大创新者团结在一起,讨论这些技术的使用方式并向我们传达其中要义,不要让技术从我们那里窃取上天赋予我们的宝贵心灵。这是我对这些的伟大人物的强烈请求,也是馈赠。

我坚信这是一个伟大的黄金时代。十六世纪,商人们从美国回来,带来了土豆、西红柿、玉米,并改变了欧洲的平衡局面。当时,伟大的天才伊拉斯谟·鹿特丹姆斯曾说:“哦,我的上帝啊,请让我再活20年,因为黄金时代即将到来。”所以,我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有良知的人、开明的人。正如伟大的导师马可·奥勒留所言:“按照自然生活,就像永生一样,就像每天都是最后一天一样。”

现在,我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拥有特别的馈赠,让天地万物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我衷心感谢大家。

Solomeo,心灵的实质力量。面向世界各地记者的友好演讲。
Close
Select your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