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在佩鲁贾地区的十五世纪小镇Castel Rigone,Brunello Cucinelli出生于农民家庭。

Brunello da bambino con i suoi 
fratelli e un cugino a Castel Rigone

Brunello, 左二, 跟亲兄弟们和表兄弟在Castel Rigone乡村的家里

Brunello a sedici anni

十六岁的Brunello, 勘测专业高中生

Brunello in tuxedo grigio nel 
2008

2008 年Brunello及其创新产品之一 : 灰色无尾小礼服

获得职业高中的勘测员文凭后,进入大学工程系就读,但中途弃学。1978年创办一家小工厂,以染色羊绒的新创意震动市场。从小 先眼见父亲在工作中所受的痛苦和认真观察世界的天性,他从小就梦想创造一种尊重“人类道德和经济尊严”的工作。

这是理解Brunello个性及其企业成功的关键,他不把后者当作生产财富的工具,而是发展和增进梦想的行动场所,这个梦就是一种肯定人类价值的资本主义。对历史伟人的认知,激发了他的梦想和理想,但他的目光始终眺望遥远的未来,因此每一个行动、每一项工程都是为了能长久经受岁月的洗礼而规划的。

Lo studio di Brunello

1982年Brunello同Federica Benda结婚后,生下两个女儿Camilla和Carolina,搬到Solomeo村庄居住,后来这个地方成为他实现梦想的对象,成为作为企业家和人文家的巨大成功实验室。国内扩展到国外市场,人们欣然接受他的意大利制造优质产品,为实现其理想创造了条件。1985年把他购下村庄里濒临倒塌的十四世纪古堡作为公司的总部;2000年,为了使生产设施适应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他购买并重新装修了Solomeo村山脚下一家现有的工厂,避免建造新的工厂。

新建的艺术论坛及其新人文主义奥勒留图书馆、体育馆、露天剧场和剧院,成为文化与艺术的代表场所。在这个时期也产生了公司上市的念头,并于2012年在米兰成功上市,这也并非单纯的金融手段,因为Brunello认为在有更多人参与其经营活动的情况下,能更广泛地传播这种新型资本主义,即“人文资本主义”的理想。

Brunello in famiglia

2013年,“索罗梅奥艺术及工艺学校”诞生,学校因艺术论坛而起,受威廉·莫里斯和约翰·拉斯金的启发,由翁布里亚大师级手工匠建造。Brunello从展望未来的角度认为,手工艺作为一项重要的人文要素,应该被永远保留并世代相传,而学校正是把这种愿望变成现实的实验室。

1994 Settimanale dell'Umbria
1996 Fashion

2014年, Brunello e Federica Cucinelli基金会倡议发动了臻美计划,在索罗梅奥山山脚的山谷,建造了三个巨型园区(农艺园区、世俗圣堂园区和工业园区),回收重整被废弃旧工厂占据的土地,种植树木、果林和草地。这项活动象征大地的关键价值,用色诺芬尼的话说,是“一切之源。Brunello通过这个项目强调恢复土地尊严的重要性,他感到自己是万物小小的守护者,想证明每当世界拯救臻美,“臻美将拯救世界”。

历年来Brunello Cucinelli因“人文资本主义”荣获了多不胜数的国内外奖项,但其中最能反映其人的是意大利总统授予他的劳动骑士称号、佩鲁贾大学授予的人类关系哲学与伦理学荣誉学位、著名的基尔世界经济研究因其“完美诠释荣誉商人”所授予的全球经济奖,以及意大利共和国授予的大十字骑士勋章。

The New Yorker

2010 - 纽约人, "索罗梅奥的王子"

我的信念

我相信一种人文企业:这种企业能以最可贵的形式,符合千百年来人类制定的伦理规则。我梦想一种当代的人文资本主义,它有着强大的古老根基,追求利润时不损害或伤害任何人,而且部分利润用于所有可实际改善人类生活条件的项目:服务设施、学校、宗教场所和文化遗产修复。

Brunello Cucinelli

在我的组织里,公益共善是参考点,是采取谨慎而勇敢行动的工具指南。在我的企业中,人居于任何生产过程的中心,因为我坚信只有通过良心发现,才能恢复人类尊严。

每日走路,我聆听历代大师的话语,从苏格拉底到塞内加到康德,从马可·奥勒留到亚历山大大帝到圣本笃。我相信手工艺品的质量和美好;我认为没有人性也就失去了品质。

我喜欢弥漫在翁布里亚淡淡的神秘主义,那种神秘主义正属于那个酷爱臻美和单纯的阿西西圣方济所有。我为自己是翁布里亚人而骄傲,为自己对哲学和修复的热爱而骄傲,热爱能让埋在时间尘土下中被人遗忘的事物,重新焕发美丽和尊严的一切。

在索罗梅奥人文企业里,员工固然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努力工作,但在其中体验到的一系列非物质价值,我们承认是组成公司整体的一部分。

工作如果作为人类价值的表现,也将参与精神的组成,并致力于实现至善的高级目标。创造利润是经营活动的自然目的,但对我来说并非全部。

我不想生活在凡事都毫无意义地归于利润的世界里。金钱只有花在改善人类的生存和成长上,才拥有真正的意义,而这就是我的目标。

Close
Select your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