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我们正在处于一段特殊的时刻,就像看着家庭和企业的重大价值回归一样。家庭是理想的守护者,很高兴听到一家公司已经发展到了第六代:我祖父曾经这么说过,我父亲也说了同样的话。这是守护的价值,是世代变化的价值。

家庭本身的价值是使人免受人类最大的匮乏之苦:孤独。根据不同的性质,互助与团结在家庭内部并存。实际上,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自己的角色,但是也能暂时代替有轻微困难的任何其他家庭成员;特别在痛苦的时刻,各个家庭成员互相依靠扶持,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为此,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能平静完好地度过难关。

我认为在家庭的港湾里,人们接受的优良教育原则可留下稳定印记,因为教育并不仅仅是个形式,我认为是家庭塑造了完整的个体。

我特别高兴我的女儿们能参加并喜欢这一份工作;我之所以高兴,如同每个父亲看到儿子继续父辈的道路时都会感到高兴,即使这种情况不会经常发生,因为公司不会继承——财产可以继承,但经商能力不能。因此,我很感激她们选择了与我相同的工作,还有许多其它原因,首先是因为我们住在一个村庄,这一点非常重要。

Brunello Carolina e Camilla

我时常思考,也非常欣赏Camilla 和 Carolina,她们对人类、对世间万物的守护、对正确的盈利以及对所有理想的热爱,我相信这是她们自己树立的观念,虽然我希望,那怕是一部分的自己能成为她们的榜样。

Business People

帮助某个有需要的人,感觉自己就是世间万物的守护者,这是箇中之美;当决定赠与某人一些东西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女儿们必然会真诚地感受到这些,这一切都源自于村庄的生活;这也是她们结婚的时候选择将结婚礼物捐赠给公众的原因,她们选择了做一些事情去美化人们的场所,这也意味着守护世间万物。

Camilla和Carolina真诚地爱着她们出生地,Solomeo。我也很高兴听到她们接受采访时说她们相信的某些价值观。 没有理想,一切都会变得更加困难。

Vogue IT La Fabbrica dei Sogni

我希望公司能够存活几个世纪,但我知道实际上可能事与愿违,因为一切都会改变,这是一个长期项目,而且我知道也相信她们能成为这种商业文化的守护人,这让我感到非常欣慰。 我尊重我的女儿,这种感觉有两个层面:一个与公司有关,另一个与生活有关。她们还年轻,作为父亲,想要从企业家的角度来客观评价并不容易,评价自己的孩子很难做到理性。我非常欣赏她们,但还需其他人来评判。我也尽可能尝试去了解,今天我只能保证我女儿们的人格,但这已令我非常高兴了。

如果人真的在二十岁时就树立自己的思想,那三十六岁和二十八岁的她们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方式,尤其是住在一个村庄里,更能让她们清晰地看待世界、未来以及与他人的关系。她们的朋友都是童年时的伙伴,这和我如出一辙;我的朋友都是我十五岁时的好友,这些才是真正的朋友,是每天都能遇到的人。

回顾到人类的主题,我认为人必须要有三个伟大的理想:美好的政治、美好的家庭、宗教或灵性。其中,家庭是非常强大的力量,赋予人们对未来以及对守护的热爱。

当女儿们把孙女托付给我,让她们到我家过夜时,即使她们已进入梦乡,我有时仍会跟她们说话,我告诉她们:“你们都是乖孩子,希望世间万物会保护你们,你们要好好做人,帮助那些遇到困难的人”。然后我的妻子过来问我:“你在跟谁说话?”我回答道:“跟她们说呢” ,她会觉得我疯了,但是我相信我的孙女们以某种方式听懂了我的话。

我看到这些孩子内心正在成长的人性,我自问:“如果上帝厚爱她们,2080年她们会怎么样?当她们八十五岁或九十岁的时候会怎么样呢”?可见守护的意义源自家庭内部。 我来自一个有十三位成员的大家庭,但从未见过父母吵架;我想并不是因为他们从来不吵架,而是因为争论都在夜晚进行,而且仅限于他们之间,并不涉及其他人。白天的餐桌上人很多,所以还能稍稍板着脸,这也许能保持一天,但他们总不能沉默一两个星期。

现在不一样了,人们通常在房子里一个人呆着,如果没有孩子,沉默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一切都会更容易耗尽。而在我们家,如果爸爸和妈妈生闷气了,舅舅、爷爷会说:“好啦,你们别闹,和好吧”,他们就会说“好吧,我们和好,我们和好”。因此,一切都在简单且人性的情况下翻篇了。

然后我的女儿们都成家了,我对两位女婿也非常满意,因为他们也进入了我们公司工作,当然我对他们都比较严格,但是同时,也像圣本笃所说,我也非常友善。每个人都应该享有平等的机会,想到我最亲爱的人能够追随正确明智的道路,让我非常的快乐。

Targa Marco Aurelio

«如果人的一生追求正义、真理、自律和勇气,定将受益于你找到的至善» (马可·奥勒留)

如果不把家作为一个尊重和相互接受的场所,将无法真正理解家庭的含义。我坚信在家庭中的义务都发自内心。如果家庭真的是社会的核心,那正是这里诞生出那些让古代希腊壮大的健康社会。

我希望这篇文章对于读者来说是一篇关于家庭重要价值的小品。我父亲沉默寡言,但唯一一句常常跟我说的是:“要做好人,做一个优秀的男人”。在我十岁或十五岁的时候,他说了一模一样的话。非常神奇,不是吗?所以我从他那里继承了重要的价值,努力成为一个好人。“如果你不能遵守自己的承诺,就麻烦了”,这是我人生重要的主题;如果不能遵守自己的诺言,必须要说明原因,必须向别人解释清楚。父亲对我两个兄弟的要求也一样,他们都是出色的工匠。我们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但却拥有更坚定的信念。

Brunello con il padre

Brunello Cucinelli和父亲

现在,有了两个心爱的孙女,我几乎有了永恒的感觉。

孔子说道:“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而我到了六十岁的时候才了解。在第一个孙女Vittoria 出生后,我开始思考我四十年来一直自问的一个难题:“我的灵魂会不朽还是会消逝?”最后,我说服自己灵魂是不朽的,并决定不再改变想法。当我跟第一个孙女Vittoria聊天时,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世界的未来,想象她的孩子和孙子,看到人类的进步。这也是为什么有时我会停下来为她祈祷,祈求世间万物宠爱她,因为她不会伤害世间万物,而是会成为其忠实的守护者。

Muse

我的妻子Federica 对我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在青年时期,当我们还是情侣的时候;我曾有许多怪异的绚丽梦想,是她把我拉回现实。即使是现在,我仍然开玩笑对她说:“我肯定你就是叔本华的门徒”。她的性格与我不同,我们且称之为有点悲观。但是这一点点悲观、加上一点点的笛卡尔哲学,多一点点的计算,对人性少一点点的信心,在今天仍然对我有很大帮助。 我对人类有无限的信任,因为我热爱历史,因此我认为世界的精神实质上永恒不变。两千多年前的人感受到了我们今天所经历相似的喜悦和痛苦。当今思想家通过真理的学习才发现了古人凭直觉就明了的事物,人类的感受不会因为历史或皮肤的颜色而改变。家庭是这一切的伟大象征,一个重要的中心价值,一个让人永远不会孤独的地方。

我不想说我害怕孤独,实际上,有时候我喜欢孤独。我与我的僧侣朋友Cassian 神父开玩笑说我要成为兼职神父,但,很遗憾,我做不到。

只有在有限时间的情况下,孤独才是一种价值,我相信它在家庭和社会之外没有任何意义。如今,作为社会基础的家庭已经失去了其古老的中心地位。但是,我们必须从家庭组成的前提出发,重拾过去。我重申我们一家共有十三个人,我的邻居住在同一栋建筑的另一侧,他们共有十四个人,显然我们组成了一个社区。我的爷爷和奶奶都在我们家里过世,所以孙子,孩子们,媳妇们都在身边。我想那是另一种生活方式。如今,家庭一般都是由三个或四个人组成,至少在意大利是这样,与过去相比,这是一个小型家庭单位,因此,有很多人会感到孤单,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某人将永远消失,而另一些人将会继续活在充满忧郁的孤独中。 晚上在Solomeo总能遇到许多单独的男女,因为他们的伴侣、妻子或丈夫已经去世了,但是他们并不完全孤单,他们微笑着,因为有我们的村庄紧紧环绕着他们。

在当今世界,这个家庭仍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让我感到欣喜,例如,我会想到Camilla 和 Carolina和她们的朋友,平均每个人都有两个孩子;这八对夫妇,每对都有两个孩子。我为此非常感动,因为这是美好大家庭的开始。 也许有一天,爷爷和奶奶将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家庭将再次成长,变成四到五个人的大家庭。

村庄就像一个永远不会抛弃你的大家庭,这是我的经历,这样的文化塑造了我,正是从这一文化中我汲取了人类价值的含义。 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生活,因为有需要的人都能得到帮助,所以这里没有或者存在更少的精神贫乏和经济贫困。

我喜欢听到一些投资者跟我说:“您的家庭是你的后盾,真的是太棒了”。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想法:我希望公司能在这个村庄里存活一百年,甚至是两百年,我的家庭相信企业,并将继续守护世间万物。我所做的一切就如同去实现梦想一样。

最后,家庭是一个广泛的概念。 我坚信,世界人民发展的可能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感觉,也取决于属于一个大家庭感觉的认知。只有这样,在正义和尊重尊严的崇高价值观的基础上,全人类才能拥有一个光辉的未来。

Close
Select your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