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不做无用之事。”亚里士多德

Fall Winter 2015

“自然不做无用之事。”亚里士多德

“能生的自然”是泰奥弗拉斯托斯和方济各会修士的自然,是人类未曾触碰的自然,它给予滋养和疗愈并且没有索求,在几个世纪之后,乔尔丹诺·布鲁诺和巴鲁赫·斯宾诺莎都将其歌颂。“科学的自然”是伽利略和德弗里斯的自然,它诞生于文艺复兴时期并一直持续至今,其重要性与日俱增;“情感的自然”是卢梭、查尔斯·狄更斯、亚历山德罗·曼佐尼、宋徽宗、马克·吐温、葛饰北斋、埃德加·爱伦·坡的自然,也是我们每个人的自然。

引用的示例作为符号,让我们可以直接触及事物的深刻内涵:就此而言,即是自然。尽管文化的进步和历史的需求会导致不同的态度,自然总是被划分为物质与灵魂,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无论是生命还是死亡,自然一直是人类内在的最高参照。

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超越时间,在这位伟大母亲的身上,有创造人类的神灵、慷慨滋养人类的哺育者、压制人类的愤怒,而对于这些,人类追寻、恐惧、渴望、热爱;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人类为自己感到自豪,想进一步探索自然并成功发现了其中的奥秘,从而对其整体进行日益深入的改造。人类从接受者变为施加者。人类在婴儿时吮吸母亲的乳汁,在成年后对母亲进行干预,其现在的任务是延续母亲的生命,也是延续自己的生命。

或许以前,除了顺从生命的节奏和束缚以外,作为子民的人类无能为力,当然也对未来没有概念,仅生活在一种平静的环境中并完全屈从于一种超人类的秩序。

在现代,人类的进步深刻改变了这种关系,将人类赋予重大责任,并提出重大的道德问题。对于人类从内部干预并改造自然的新可能性,应当如何管理?这在多大程度上是被允许的或是有用的?我们尚不知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我们知道:美好的生活或戏剧性的死亡,皆取决于此。通天塔讲述了人类胆大妄为地寻求真理,从而迷失自我的故事。尽管这是一个具有宗教背景的故事,但依然生动形象,借古喻今,寓意深远。

我们必须从自然法则,也就是事物的必要性中得到启发。在亚里士多德看来:自然“永远不会做任何无用的事情”;我们也可以补充一点:自然绝对不会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即使在孔雀的华丽外表下,鲜艳的羽毛和绝美的色彩,也有其与生俱来的原因和目的。让我们回到乔托的修士,想象一步步跟随岩间流出的水:先是涓涓细流,然后是泉水叮咚,之后是山谷中的壮美河流,最后是广阔无限的大海。这一旅程可以绵延数千公里,遵循的轨迹和路线永远都是精简、经济、高效的。对我们而言,亦是如此。将现代技术工具视为我们的敌人,这不过是一个托辞,因为我们始终可以选择如何有效、高效地使用它们来取得进步。

当梅什金公爵提出“美将拯救世界”时,他受到了嘲笑,但是,就像同时代的许多其他受挫者一样,他道出了真谛。美将拯救世界:我们唯一的任务就是拯救美好,我们秉承道德,简单做事,怀揣着勇气与爱来直面一切,以自然为师。

Close
Select your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