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美好,本真

Fall Winter 2008

 简单,美好,本真

如今,追求简单的美学日益普遍而明显。这是一种渐进式增长的内在需求,如同春芽一般生机盎然,如同阡陌上刚刚绽放的花朵一般动人心弦。这种需求可谓理所当然,是我们这个时代现实的自然产物,媒体制造的幻觉和复杂局面步步逼近,将人类最珍贵的善良和尊严置于危险境地。

繁冗的法律和吹毛求疵的做派导致难以充分实现对法律的尊重;复杂的控制论肆意闯入私人空间;繁复的官僚机构,桎梏越多让人越想挣脱。

很多人想要加以探究,回到本因,回到力量的源头,试图对变得过于复杂的事物加以简化。但是,就像是卡夫卡式的故事情节,那股力量遥不可及;这不仅仅是皇宫大门前的守卫:当我们听取知识分子的密文时,当我们观察到种等级阶层和社团协会的机密时,当我们通过怀疑而接近真相时,复杂只是欺骗的面具。

然而,简单性的缺失不仅仅是源于外部因素。这也源自我们的内心,它是误解和误会的产物。人们经常认为知道的信息越多就能生活得越好,但事实并非如此。愚蠢的人即使拥有超群的记忆,他们头脑中也不过是堆叠的新闻,收获无从谈起。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嘲笑简单,实则暗中嫉妒。那么,缺少的是什么?

基督、佛陀、马丁·路德·金、教皇保罗二世只是用简单的话语来加以说明,教皇保罗二世用他简短而具有启发性的见证教导我们:传福音不过是简单的高尚之举。

实现这一目标却并不容易,因为简单不是一个起点,而是一个终点。通常在经过漫长而艰难的个人旅程后,我们才能实现。这也是有前提的,也就是认知的渴望和细腻的感受。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倾听我们自身、我们周围的人和大自然。富有洞察力就是知道如何联系经验数据,贝托尔特·布莱希特(Bertold Brecht)曾说过,思考是最大的乐趣。甄辨,选择,然后加以合成。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付出努力,但是任何有意愿的人都可以获得,这可以让我们生活得更好,同时滋养我们的灵性。如果我们仍然是内心痛苦情绪的奴隶,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理解其背后的原因;然后我们变得犹疑不定,我们认为这是恐惧,而这只是简单的惯性,匮乏的想象力。只需稍加努力,我们就可以重获安全感,我们会重新感知直觉和本能在我们体内流动,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曾经乘着直觉和本能的翅膀飞翔。

是的,正是直觉和本能:最自然的形式,简单至极。真正的本能不需要理由,理由实则来自本能。直觉是一种神圣而又无形的存在。它创意十足。在做设计时,直觉会带来正确的想法,不要浪费时间去验证直觉的合理性。任何不合时宜的验证都会冻结并摧毁创作过程,损害天才创意和魔法,这在艺术中也有所体现的。简单也在艺术中扮演着同样重要的角色。

其中,简单的造型通常与繁复的细节相对立。美好何处可寻?在伊斯兰艺术中?在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的洛可可艺术中?在鲜活的色彩、灵动的线条、繁复的装饰中?还是在由粗糙的石块和城墙打造的严谨罗马风格中?或是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盛行的纯粹优雅而又简洁的线条中?整部艺术史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事实上,对于似是而非的问题而言,并不存在契合的答案。明确的答案是思想的边缘,是艺术的逃离。

但是,我们知道简单与美好之间是存在联系的。美好并不总是简单的,恰恰相反,简单总是美好的。在哲学家看来,真理与美好相统一,总而言之,真理与美好在简单的理想中实现统一。

Close
Select your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