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从容的成长

关于公司上市的演讲

2012年4月27日

我 很高兴,也很荣幸能够在如此重要的时刻和背景下来到这里。很幸运的是,我可能认识在座的所有人,如果我因为激动而出错的话,也请各位理解。 是的,我很激动,我的人生梦想就是:让人们的工作更加人性化,致力于让公司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在接下来的五十年、一百年中持续焕发生机。在我的畅想中,公司应当准备为期三个月的项目、三年的项目、三个世纪的项目;这正是我为此设定的目标。

这是一段很美好的经历,我与Gianluca Vacchi相识多年,我将他视为顾问朋友,他不仅备受尊敬,还非常特别,行事极为迅速,当我们选择Merrill Lynch和Medio Banca而不进行任何拍卖时,我遇到了他们并问道:“我们能做些什么特别的事吗?”Maurizio Tamagnini和Stefano Rangone这样回答道:“我们必须做一件特别的衣服,量身定做的衣服。” 我一直听说,在“路演”中,同一件事总是需要重复30到35分钟:如果每天将这一数字乘以12次,那么到了晚上,大家都筋疲力尽,无法继续!因此,我提出了一个特别的想法:我们为什么不邀请重要投资者来到Solomeo呢?我一直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让人信服。我们着手行动,迎接他们的到来。

我细想一幅标志性的画面,我们在证券交易所上市,有一句话将十分鼓舞我心:“尊严的价值,Brunello Cucinelli的公司在意大利证券交易所上市。”

我们从9月开始准备,投资者来到了Solomeo:他们在这里与我们相处,参观公司,与我们讨论,并来到我们家里吃饭;然后我们电话沟通,这一个项目我们做了8个月。最后,是时候进行“路演”了,坦白说,这其中难免有些疯狂!凌晨1点睡觉……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早晨5点起床,6:30有第一个会面,持续30到35分钟,然后不断重复同一个公式:“我们是高富帅。”到了晚上5点或6点时,真是难以想象的精疲力尽!

我一直在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你之前从未去过那家公司的所在地,没有看过那个地方的美景,没有与那里的人交谈,一个人如何能够在半小时内让你了解那家公司?如果我们之前没有交流,我们如何能够做到?因此,这是一次非常特别的经历,银行慷慨友善地让我们将其付诸实践。我了解到两家银行实际上是自己决定价格,并选择设立一个非常狭窄的“区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研究了案例,对公司进行了深入研究。

我一直记得学校里教授的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我认为这是一种伟大的眼界;除此之外,这位苏格兰哲学家和经济学家的《道德情操论》也有着重要意义。我认为,尊重他人的工作很重要,因此在与银行的这种关系中,我对他们说:“你们做你们的工作,我做实业的工作,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我们试图做到这一点,我们开展实业。

正如我之前所言,我们与投资者会面,这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因为我们与来自美国、英国和意大利的重要经济人物打交道……我们向他们阐述公司的理念,明确我们从容追求可持续利润的意愿(我们试图将“从容”一词恰当地翻译成英语,翻译人员做到了!);基本构想是,在不损害人文精神或者至少将损害程度降至最低的前提下,公司能够成长发展。 我们谈论了工作的尊严,你们无法想象我们在意大利迸发的新创意!我以为意大利的可信度较低,但是……你们是专家,你们看到我们收到认购申请是配额的18倍:这意味着意大利是可信的,这意味着我们是一个有信誉的国家,一个有规划的国家。

意大利的企业理念在海外十分引人注目,精湛手工艺的价值伴随着尊严、自豪、好奇心,我们如此开展工作。重新赋予工作以经济利益和道德尊严的构想十分吸引投资者;试问:我们如何能够让每月仅仅赚取980欧元的人来打造一家伟大的公司?这是不可能的! 我必须要说,所有的投资者,就算是大型投资者,相信我,他们都毫无例外地明白这一点:人们必须获取合适的报酬,必须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每个人都应该有正常的工作时间和时长,处于“工作状态”的时间应该适当。

因此,这就是我们在世界各地所阐述的想法,在我看来,我们带回的东西也很美好:人文和道德尊严的价值,还有意大利的良好形象,如果意大利没有可信度,我们如何能够收到这些投资?有时,意大利公司会被否决,因为人们认为意大利处于风险之中;但我对此不认同,而且这种情况也没有发生。

我们想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他们可以在下一个世纪成为公司真正的守护者。在座的诸位中有了解我的人:人文精神的伟大思想家让我感到自己是这家企业的守护者,而不是所有者;我想重申的是,大股东也是守护者,而不是所有者!守护的概念让我着迷,我一直想象要设立一家比普通公司更加国际化的公司:一家面向世界开放的公司。因此,我的两个小女孩……好吧,让我把我女儿称为小女孩吧,其实她们分别是29岁和21岁,我也已经是外祖父了!我想象有一天她们可以与身边的经理人一起管理这家公司,也就是说,她们也对世界负责,对我们的土地和意大利负责。

因此,如果要说我的想法的话,我坚信一种新的资本主义,一种新的当代人文资本主义。这来自何处?现在的年轻人知道一切,他们在23岁的时候已经可以实时获取一切信息,如果我们不再真实,那么我们将不再可信;因此我们需要一种人文资本主义,在这其中,启蒙主义和浪漫主义融合在一起,思想与心灵相遇。这是一个从思想到心灵的构想,我认为这是一个奇妙的想法。

我们不能再自欺欺人了,实际上,存在一种人文主义的道德化的形式,但是,这并非一种从无到有的一蹴而就的道德化,因为道德是人类固有的一种必然性,并且在现今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众所周知的是,如果我们不再真实,那么我们将不再可信。 这是一次美好的路演经历,因为这是实业与银行之间非常谨慎的合作关系。分配任务并不容易,正如我所说,我们收到的认购申请是配额的18倍,并且我们在路演进行到一半时就停止了,但这并非由于我们自以为是。幸运的是,我们在停止路演之前就已经与投资者会面,否则我们在分配时会遇到困难,而且我希望这两家声名显赫的银行能够顺利进行分配,这也确实是他们通常的运营方式。

因此,我衷心感谢所有人,首先就是Gianluca Vacchi;我要感谢与我们建立了良好关系的信贷机构以及在工作中表现出色的分析师……Flavio Cereda和Chiara Rotelli出色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他们说服投资者投资一家追求健康利润的公司,这种利润可以是正常的,但绝不应当是激进的。

在结束会议时,我对所有投资者说:“如果你们正在寻找一家想要损害人文精神来获利的公司,那么就不必购买我们公司的股份;如果你们正在寻找一家不尊重产品手工艺、质量和独特属性而实现显著增长的公司,那么我们公司不适合,您不必购买股份!”

因此,我为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也对各位记者充满感激,你们以诗歌般的语言和热情书写了关于我们的文章,因此我们感谢你们,我们的公司感谢你们,我们的翁布里亚和我们的意大利也感谢你们。借此机会,我还想说的是:让我们试着用更好的视角来谈论意大利,让我们放弃“这个国家必定正在崩溃”的想法!我非常不同意这种消极看待事物的方式;一个黄金世纪即将来临,我们可以强烈感受到新意,我们正在恢复伟大理想。正是在路演中,我发现了人们对这些伟大理想的极大关注。

你们不会相信,我遇到了生活经验丰富的五十多岁的人,他们的眼睛闪闪发亮,激动地谈论着人的尊严;我相信这是我可以传达给你们的最好的讯息。对于我们的意大利来说,这也是最美好的信息,意大利是一个有品质的国家,这里的人们努力工作追求幸福,基于这个原因,我对未来几年充满信心。

我还要衷心感谢与我们合作的所有律师!我想告诉各位的是:2011年1月,当我们决定上市时,所有这些律师都来鼎力协助,我看到Solomeo的房子一直到午夜都亮着灯光;然后我告诉他们:“不,这不是我们运营的方式,你们必须在晚上6点、7点停止工作,因为圣本笃(他给我们带来了阳光)说过:‘人类每天需要休息,灵魂需要祈祷,思想需要学习和工作。’”

不仅如此,圣本笃还教导我们“努力成为一个严格而温柔的老师,慈祥的父亲”,我不知道我是否温柔而又慈祥,但是我确实很严格,所以我感谢大家,感谢在公司中与我一起工作的同事 ,在你们面前,我只是一个守护者。这个理念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我们正在寻找相信这家公司的新守护者。

谢谢,衷心感谢大家!

Stock Market Launch Presentation
Close
Select your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