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念

我相信一种人文企业:这种企业能以最可贵的形式,符合千百年来人类制定的伦理规则。我梦想一种当代的人文资本主义,它有着强大的古老根基,追求利润时不损害或伤害任何人,而且部分利润用于所有可实际改善人类生活条件的项目:服务设施、学校、宗教场所和文化遗产修复。

Brunello Cucinelli

在我的组织里,公益共善是参考点,是采取谨慎而勇敢行动的工具指南。在我的企业中,人居于任何生产过程的中心,因为我坚信只有通过良心发现,才能恢复人类尊严。

1996 Settimanale dell'Umbria
1996 Fashion

每日走路,我聆听历代大师的话语,从苏格拉底到塞内加到康德,从马可·奥勒留到亚历山大大帝到圣本笃。我相信手工艺品的质量和美好;我认为没有人性也就失去了品质。

我喜欢弥漫在翁布里亚淡淡的神秘主义,那种神秘主义正属于那个酷爱臻美和单纯的阿西西圣方济所有。我为自己是翁布里亚人而骄傲,为自己对哲学和修复的热爱而骄傲,热爱能让埋在时间尘土下中被人遗忘的事物,重新焕发美丽和尊严的一切。

在索罗梅奥人文企业里,员工固然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努力工作,但在其中体验到的一系列非物质价值,我们承认是组成公司整体的一部分。

Marcus Aurelius

«如果人的一生追求正义、真理、自律和勇气,定将受益于你找到的至善» (马可·奥勒留)

工作如果作为人类价值的表现,也将参与精神的组成,并致力于实现至善的高级目标。创造利润是经营活动的自然目的,但对我来说并非全部。

1999 Il Sole 24 Ore
1994 Settimanale dell'Umbria

我不想生活在凡事都毫无意义地归于利润的世界里。金钱只有花在改善人类的生存和成长上,才拥有真正的意义,而这就是我的目标。

Close
Select your language